针对性解读新修《民办教育促进法》对K12教培机构的影响

By高帅

针对性解读新修《民办教育促进法》对K12教培机构的影响

核心提要:《民办教育促进法》修正案将于2017年9月1日起施行,这次修改涉及到民办学校的方方面面,引起了广大校长的巨大关注。新法能不能带校长们带来期待已久的好消息,又会对教培机构发展产生怎么样的影响?本文为您提供参考。

  • K12教培机构并不是《民办教育促进法》的“目标用户”,变化没有想像中大,甚至收紧了

纵观修改前后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就能发现《民办教育促进法》的主要规范对象是中小学等学历教育和职业技能培训学校等职业教育民办学校,基本没有考虑高度市场化的大量中小型K12教培机构的特点,尽管K12教培机构吸收了大量就业、容纳了大量学生。

特别是,教育部官方是这样表述的:“学前教育、义务教育、高中阶段教育、高等教育的民办学校数分别占民办学校总数的90%、6.6%、3.0%、0.4%。”这里民办学校的100%全是学历教育和职业教育,没有把K12课外辅导机构统计在内。

正因为《民办教育促进法》的主要规范对象是民办中小学、民办职业学校,法律规定修改,K12教培机构受影响较小,也没发生根本性变化。例如,新法仍然没有针对既非学历教育又非职业教育的K12教培机构特点作出相应规定,和以前一样适用颇为严格的学历教育、职业教育民办学校的办学条件。这与以前大家所期望的K12教培机构仅按公司管理,排除教育部门管理的目标有很大差距。

修改前的旧法第六十六条还开了一个口子,“在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登记注册的经营性的民办培训机构的管理办法,由国务院另行规定。”而国务院并没有明确规定经营性民办培训机构的管理办法,这导致教培机构可以混水摸鱼,只在工商局注册,不向教育部门报批,教育部门也难得糊涂。

新法删除旧法第六十六条规定,由此,K12教培机构一律先向教育部门申请办学许可证,接受教育部门审批监督,之后向工商局办理公司设立登记,一并接受工商局审批监督。而主要突破是,学校可以直接向工商局登记成立公司,而不必登记为民办非企业法人了。

仔细琢磨前后变化,可以说K12教培机构的法律环境更清晰了,有放开也有收紧。

  • 明确K12教培机构同时受教育局和工商局监管,必须取得办学许可证,无证办学风险增大

以往,K12教培机构有2种设立方式,一是在民政局注册成立民办非企业法人,以民办非企业法人为主体向教育局申请办学许可证,但民办非企业法人属于非营利性组织,不得进行利润分配;二是在工商局注册成立有限公司或股份有限公司,但以公司为主体无法取得办学许可证,在缺乏地方性规定的地区,这样的教培机构几乎是“黑户”,可能被认定为不具备办学资格。

现在,新法规定,民办学校一律应先向教育局申请办学许可证,取得办学许可证后,营利性学校向工商局申请登记为公司,非营利性学校向民政局申请登记为民办非企业法人。从此,设立营利性学校没有了法律障碍。新法还规定,由教育部门与工商局同时对营利性民办学校实施监管。

可以预见的是,办学许可证是有门槛的,未来仍然将会存在大量未申请办学许可证的教培公司。以前设立营利性学校的渠道不畅通,对非学历培训学校的监管也存在空白,教育部门对无证办学的教培公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政策漏洞已补上,教育部门可能要对无证办学痛下杀手了。

  • 民办学校的利润监管将更加严格

许多已登记为民办非企业法人的教培机构,没有设计合法的利润转移机制,直接实施了利润分红,违反了非营利法人不得分配利润的法律规定。新法进一步强调了非营利性民办学校举办人不得取得取得收益。以后,教育部门、财政部门、民政部门都可能加强对非营利性机构的财务监管,严打分配利润的行为。

因此,建议广大校长及时将教培机构变更登记为营利性学校。

  • 收费标准问题彻底解决了

笔者多次听校长反馈说,当地教育部门、物价部门要求学校收费办理备案,甚至干预收费标准;有不满学员去物价部门投诉收费标准而被立案调查。这样的事情虽然不算多,但教育部门和物价部门敢于伸手不是没有道理。以前取得办学许可证的学校,基本属于非营利性学校(民办非企业法人),而非营利性学校的收费标准要参照公立学校收费标准,不允许自定收费标准,因此,有了解内情的学员家长以此为理由向有关部门投诉,是有效果的。

新法规定,“非营利性民办学校收费的具体办法,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制定;营利性民办学校的收费标准,实行市场调节,由学校自主决定。”

校长们注意了,如果你的学校继续采用民办非企业法人形式,那么以后应继续遵循地方政府制定的收费标准;如果采用公司形式,则完全可以自主定价。

  • 还需要等待配套规定进一步明确

当大家在关注新法规定时,笔者更关心的是《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如何修改。有心人自己研磨法律条文时,肯定会有一种感觉,新法很笼统,甚至多是一些模棱两可的概括性规定。这是没错的。一些重要的法律,都会配套一部实施条例作为对法律的细化和解释。而魔鬼就藏在细节中。例如,根据尚未修改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规定,民办学校应当提供符合标准的校舍和教育教学设施、设备,这是法律规定中所没有的,而在实施条例中增设的。按照惯例,实施条例都会对在法律规定的基础上增设条件、细化标准,而教育局、工商局及其他执法部门是以实施条例为主要行政依据的,因此,新法如何落地,我们还要观望《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如何相应修改。

此外,营利性民办学校涉及到教育局和工商局的双重审批,这两个部门如何衔接,也将会有相应的规定出台,让我们拭目以待。

  • 地方性规定将“百花齐放”

新法并没有对民办学校的设置标准、办学许可证的取得标准作出明确的统一规定,而把民办学校的设立条件、办学许可证的申请条件交由地方自行规定。

目前,上海市、成都市等少数地区已经对民办教育培训机构作出规定,尽管对于中小型教培机构来说,相关审批条件仍过于苛刻,但毕竟有了明确的操作路径,大部分省市还处于工商局和教育局要么不管要么乱管的状态。随着《民办教育促进法》修改,各省市都将出台各具地方特色的地方性法规,细化民办学校的设立审批条件,因此,面对地方性规定的“百花齐放”,校长们还是要好好关注所在省市怎么给《民办教育促进法》配套,想必将会有人欢喜有人愁。

  • 教培机构有了新的商业机会

关注经济时政的校长可能知道,近两年以来,国家掀起了“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PPP)”的新潮。基本概念是,社会企业提供一种公共服务,由政府出资购买。举个例子,A县缺少幼儿园,青藤教育建设一家幼儿园并向社会招生,但收费按照公立幼儿园标准确定,收费与经营成本、合理利润之间的差额,由政府提供财政补贴。

新法明确鼓励支持上述政府与民办学校之间的合作。许多校长忌惮与政府合作,但笔者建议校长们考虑政府改革形势和社会发展趋势,放眼长远,政府向民办学校采购公共服务必将越来越多、越来越规范,这其中蕴含着大量商机。

  • 已经成立的学校应该怎么做

已经登记为民办非企业法人的学校,如果计划改为营利性学校,可以进行财务清算,重新登记为公司,办学许可证是否要重新申请要看地方规定;不过,民办非企业法人改为公司制,涉及到大量税费以及财务清算问题,难题还不少,如果不是有房产、土地登记在民办非企业法人名下,可能抛弃原壳、新设公司更为划算。

已经登记为公司的学校,预计可以直接申请办学许可证,但申请条件、申请办法也要看地方规定。

  • 长远来看,教培机构应当走规模化、专业化之路

新法的精神是一切教育机构均应当像公立学校符合如下特点:

  • 民办学校的设置标准参照同级同类公办学校的设置标准执行;
  • 设立学校理事会、董事会等规范的决策机构,学校的股东与学校界限分明;
  • 学校理事会或者董事会由举办者或者其代表、校长、教职工代表等人员组成。其中三分之一以上的理事或者董事应当具有五年以上教育教学经验;
  • 学校理事会或者董事会由五人以上组成,设理事长或者董事长一人。理事长、理事或者董事长、董事名单报审批机关备案;
  • 学校聘任的教师,应当具有国家规定的任教资格;
  • 学校按照国家规定建立学籍管理制度,对学生实施奖励或者处分;
  • 学校的招生简章和广告,应当报审批机关备案;
  • 学生及其亲属有权向教育行政部门和其他有关部门申诉。

综合上面的条件,与“补课班”式的K12教培机构的实际情况相差甚远,甚至不在一个层面上,这也是为什么在前文说K12教培机构不是《民办教育促进法》的目标用户。

笔者也期待《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或其他规定出台释明非学历教育的K12教培机构不适用《民办教育促进法》,但目前来看可能性不大。而下一次《民办教育促进法》的修改,恐怕也要在十年以后。

鉴于大多数教培机构的实际情况与《民办教育促进法》的要求差距过大,有理由认为各地教育部门不会死抠法条来要求教培机构达标。但是,从长远来看,政府软硬兼施地促进教育机构走规模化、专业化的趋势是不可逆转的,不管是为了满足市场品牌建设要求,还是应对教育部门的办学许可条件,都要求K12教培机构脱离小作坊式作业,形成与公立学校差距不大的软硬件条件,具备专业与资质兼备的教师,实施规范的学校管理机制,以及与教育部门等主管部门积极地互动。

About the author

高帅 administrator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 高帅律师